平臺熱線:4001-856-568 碼頭熱線:0755-25180000
5v5电子竞技游戏名字

新聞資訊

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港口生產持續放緩(附圖)

 ——上海國際航運研究中心 陳偉杰 謝文卿

  近日,上海國際航運研究中心發布《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港口發展報告》。報告指出,2019年三季度,全球經濟放緩趨勢更加明顯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發布的《世界經濟展望》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率預計為3.0%,已降至近十年來最低點。貿易摩擦加劇和地緣政治緊張對全球貿易帶來不利影響。在此背景下,全球主要港口生產增速逐漸分化,集裝箱吞吐量增勢放緩,干散貨吞吐量增速穩定,液體散貨吞吐量增長乏力,全球碼頭運營商經營情況各異。

  具體來看2019年三季度全球港口生產形勢有以下五大看點:

  全球主要港口生產增速逐漸分化。三季度,全球經貿環境整體不容樂觀。北美、南美、歐洲主要港口貨物吞吐量增速為負,澳洲主要港口貨物吞吐量增速放緩明顯,僅有亞洲港口貨物吞吐量仍保持較好增長,主要得益于中國港口的強勁增速。三季度,中國內河港口貨物吞吐量增速依然處于高位,規模以上港口完成貨物吞吐量12.4億噸,同比增長17%,較去年同期提升14個百分點。自2019年一季度起,中國內河港口吞吐量就保持15%以上的強勢增長,主要由于長江內河對“黑碼頭”的持續關停整治,促進沿江碼頭吞吐量提升。除中國港口外,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、菲律賓等其他亞洲主要經濟體港口增長乏力。

表1 2019年前三季度全球前二十大貨物港口吞吐量

數據來源:各大港口官方網站,SISI整理。

  全球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增速普遍放緩。三季度,世界貿易組織(WTO)公布的全球貿易景氣指數三季度為95.7,較上季度下降0.6,刷新2010年3月以來最低值。受此影響,全球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增速僅為3.5%,較去年3.8%的增速進一步放緩。分區域看,除歐洲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增速保持穩定外,北美、亞洲、南美、澳洲等區域集裝箱吞吐量增速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,其中南美下滑最為嚴重,增速由去年9.4%下跌至-2.5%。從主要港口發展來看,洛杉磯和漢堡港增速表現強勁,前三季度增速分別為6.3%和7.0%,主要原因是新的班輪服務增加了集裝箱運輸量,年初漢薩同盟城市與美國、加拿大和墨西哥港口開展了四項新班輪服務,使漢堡港通過14條班輪服務與美國、墨西哥和加拿大的29個港口直接相連。受中美貿易戰影響,長灘港集裝箱吞吐量出現負增長,前三季度長灘港集裝箱吞吐量增速為-5.7%。受持續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影響,香港集裝箱吞吐量呈現負增長。歸功于海鐵聯運量的大幅增長,寧波舟山港集裝箱量的保持穩定上漲。廣州港得益于外貿航線增加,國際大型船舶到港明顯增多,外貿集裝箱吞吐量快速增長。

表2 2019年1-9月全球前20大集裝箱港口吞吐量

注:*表根據歷史數據預測。數據來源:各大港口官網,SISI整理。

  全球干散貨吞吐量增速保持穩定。全球干散貨貿易市場表現較好,礦石及煤炭貿易活躍,全球主要干散貨港口吞吐量整體保持快速增長。其中,廣州港礦建材料大幅增長145%至2911萬噸,受益于此廣州港干散貨吞吐量實現41%的強勁增速;日照港受惠于煤炭及其制品(8.3%)、金屬礦石(15.1%)、非金屬礦石(173.5%)等多貨種吞吐量的增加,干散貨吞吐量實現15.3%的強勁增速;澳大利亞鐵礦石大港黑德蘭港9月份進行了大規模的計劃性檢修,三季度完成鐵礦石吞吐量12841萬噸,同比增長1.4%;受中國對澳大利亞進口煤炭限制以及日本高爐煉鐵需求下滑,致使澳大利亞煤炭出口下滑,煤炭大港海因波特完成煤炭吞吐量2870萬噸,增速為-2.7%。

表3 2019年第三季度世界主要港口干散貨吞吐量

 

注:桑托斯為預測數據。數據來源:各港務局網站,SISI整理。

  全球港口液體散貨吞吐量增長乏力。三季度,原油市場處于嚴重的供應短缺狀態,在OPEC及其合作伙伴國減產之際,沙特原油設施遭到襲擊進一步縮減了原油供應。受原油供應短缺及原油價格大幅上漲影響,全球主要液體散貨港口吞吐量整體增長乏力。受益于原油和天然氣進口的持續增加,寧波舟山、大連港、煙臺港、泉州港等港口液體散貨吞吐量增速保持穩定;安特衛普液體散貨貿易不振,吞吐量增速為-8.0%;隨著IMO2020限硫令的逼近,高硫燃料油和低硫燃料油在切換過程中引發供需失衡狀況,打亂了貿易商固有的采購和囤貨周期,導致其在高硫燃料油的采購上愈發顯得謹慎,使得新加坡燃料油銷量下降,本季度新加坡港完成油品吞吐量4941.2萬噸,增速為-8.7%。

表4 2019年三季度世界主要港口液體散貨吞吐量

注:*為預測數據數據來源:各港務局網站,SISI整理。

  全球碼頭運營商經營情況各異。中遠海運港口權益吞吐量增速持續穩定在8%左右,AP穆勒碼頭合并報表吞吐量增速高達10.7%,但其他港口吞吐量均呈現低速增長態勢,迪拜環球吞吐量則再次出現負增長。全球經濟深度調整期下,各大碼頭運營商在擴大生產規模的基礎上,更加注重“質”和“鏈”的發展。

表5 2019第三季度主要全球碼頭運營商生產經營情況(萬標準箱)

數據來源:各大碼頭運營商網站。注:中遠海運港口計入青島港國際。AP穆勒碼頭數據為合并報表吞吐量,單位:萬自然箱。